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唐山大地震幸存者三十年后依然在寻找恩人

发布时间:2010-08-11 10:20 | 编辑:www.ljlishi.com | 来源:论剑历史网 | 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核心提示: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了30多年了,但是地震仍然萦绕着很多地震经历者。这么多年来,很多当年被救的幸存者依然在寻找自己的恩人,自己的亲人与伙伴。对于他们来说,时间不是冲淡伤痛,而是把伤痛刻在心里。

凤凰卫视8月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在位于唐山市区中心抗震纪念碑广场西侧的唐山抗震纪念馆里,记录着全国各地运往唐山的救灾物资的数目,面对那一串串数字,唐山人永远也忘不了全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灾难当中,唐山人自救求生,人和人之间也相互地救助,相濡以沫,当此生命的紧要关头来自全国各地的救助,也更让危难中的唐山人绝处逢生,这是历史的真实,这种真实即使是在事隔10年、20年、30年之后,依然闪现出纯美的光芒。唐山人记着这些,这种记忆化成了唐山人感恩的心情,唐山人永远记得在危难时刻向他们伸出援手永远记得在沉痛岁月当中的一声声的问候。

昔日被救学生寻找他们铭记了三十年的恩师

李晓红:戴着一个很厚的眼睛。

学生:对学生们确实好。

学生:严师善父的那种感觉。

李晓红:我就听他喊,就是谁也不要拽我的孩子,当时他把门撞开的那一刹那,他那种声音绝对不是那种瘦小枯干的原来的我们那个马老师的形象,那时候觉得他好高大。我当时觉得他像一个雄狮护着他这些崽子,别丢掉,别再被这种那个。

马老师,您还好吗?我能找见你吗?

李晓红(辽宁省营口市老边区司法局干部):老师的年纪也大了,我觉着应该是70左右岁,人逢七十古来稀嘛,担心他还能不能在,身体能不能好。另外我年龄也这么大了,也是觉得再不找老师,太沉重了,正好恰逢30年,唐山地震30年,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契机,见一见老师。

解说:2006年5月,李晓红从辽宁营口来到唐山寻找她思念中的马老师。在唐山,她如约找到了多年未见的同班同学,现在在医院工作的王艳玲和于凤英,在物价局工作的葛殿贤,在检察院工作的伦慧津,几位老同学开始了艰难的寻访。

关延波(李晓红的同学):没有真正准确的消息,只是说他在东矿教书,格局没变,对对对。

关延波:原来没楼的。

葛殿贤:对,没有楼。

解说:30多年前,李晓红他们是河北滦县五七中学农机班的学生。7月27日,他们在马老师的带队下来到唐山实习,当时就借住在这两栋宿舍楼里。地震袭来,同学们从睡梦中惊醒,他们慌不择路,却发现房门已被卡死,无路可逃。

李晓红:农村的孩子到大城市以后,找不到方向,不知道往哪边跑,同学们都往一块爬,好像还互相都摸到了几个同学,抱在一起,跟那块,在那块哭,在那块叫,声嘶力竭的喊,声嘶力竭的叫。

解说:危急时刻,马老师踹开房门冲进教室,带领大家逃生。

李晓红:他就说不要忙,不要害怕,快往这边跑,我在这儿,往这边跑,那一刹那他的声音是压倒一切,以致我们就向他的方向,爬呀,滚呀,跑啊。老师就拽着我们,拽到一个就是一个,往外拽,就是几乎是把我们扔出门外,拽到一个扔出去。

解说:在马老师的救助下,42名同学得以生还,废墟中马老师集合同学,开始了地震后的第一次点名。

李晓红:他点名的时候,喊到李晓红,他要摸一摸是不是这个人,确信一下,确认一下是不是他的那个李晓红,是不是他的那个陈静,他摸的时候,当时就是很温暖。

葛殿贤(河北省滦县物价局局长):影响了我的一生,使我知道了如何做人。

解说:一别30年马老师音信全无,经过打听李晓红了解到马老师后来在矿区教书,于是他们开始在矿区的中学里找寻线索,一周以后,他们几乎找遍了矿区的学校,但都没有马老师的下落,马老师是否健在,是否还在唐山,苦苦的寻找会有圆满的结果吗?

震时难产抢救三小时 王井茹给女儿起名董谢军

2006年6月的一个早晨,一列从东北开来的火车,把王井茹母女三人又一次从吉林送到唐山,不过小女儿董谢军第一次到唐山的时候,还在母亲肚子里。

董谢军(王井茹小女儿):我觉得好像回到了故乡,感觉好像在这块能见到我爸爸。

解说:刚刚做了新娘的董谢军,从小就对母亲为自己起的名字不满。

董谢军:我怎么叫董谢军呢?我为什么起一个男孩子的名字,好像挺不好听的,我想改名字,我说,我跟我妈妈说,我不想叫这个名字,不好听,我妈妈就跟我说,你的名字不能改,因为吧,你这生命挺来之不易的。

解说:小女儿的疑问揭开了王井茹心底悲痛的记忆。1976年7月27日晚上,已怀孕七个月的王井茹从吉林千里迢迢来到唐山丈夫处,准备第二天去医院待产,没过几个小时,唐山遇到了7.8级大地震,刹那之间丈夫在救妻子时不幸丧生,六个小时以后,王井茹被人救了出来。

王井茹(原吉林碳素厂职工):别人扒出我来的时候,他两个手正好扶着我肩膀呢。两个手扶着我肩膀,所以我这个肚子没砸着,我呢是那个,就是怀孕这老二嘛,当时在房子里压了6个小时几乎是。

解说:死亡仍在追踪王井茹。

董坤(王井茹的大女儿):我妈妈跟我说非常疼,疼痛难忍,我妈妈在那使劲地叫,我就一回头看到妹妹一只脚已经出来了。

王井茹:抢救了我三个小时。

解说:王井茹是难产,四位医疗队军医先把王井茹救醒,接着又对濒死的婴儿嘴对嘴人工呼吸。

董坤:解放军叔叔就把妹妹双脚倒着拎起来,使劲拍了几下,然后哇地一声,妹妹就哭了出来。

解说:这个在旷世灾难中降生的婴儿,被母亲取名为董谢军,这是要她记住恩情,记住历史。

小编图文推荐

  • 安禄山为什么怕李林甫

  • 隆科多为什么举报佟国维

  • 比干挖心是什么原因 比

  • 徐庶为什么要离开刘备?

  • 乾隆六下江南首站入住毗

  • 揭秘杨贵妃究竟有多胖

  • 清代皇帝的伙食如何?

  • 古代美女的三围标准是什

热点推荐

  • 古代刑罚“点天灯”是啥

  • 秦淮八艳与普通妓女的差

  • 揭秘贾雨村为什么要陷害

  • 古人是怎么生孩子的?

  • 法医鼻祖宋慈验尸要求不

  • 司徒雷登眼中的国民党:

  • 宣太后为何嫁给义渠王?

  • 毛泽东为什么没与毛岸红

栏目一周推荐

  • 杨国忠与虢国夫人之间是

  • 李秀成从被凌迟改成斩首

  • 关羽的的妻子到底是谁?

  • 吕布为什么最有女人缘?

  • 文姜在齐国的风流故事

  • 开国将领华云龙最后竟还

  • 李鸿章访欧过程 揭秘李

  • 毛泽东的十个子女情况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