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有藏家称现是收藏青铜器时机专家称多不合法

发布时间:2018-04-12 05:18 | 编辑:www.ljlishi.com | 来源:论剑历史网 | 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青铜器自古以来被视为“国之重器”,是可以同西方油画、雕塑相提并论的中国国粹。然而,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一条关于“只有1949年前出土、并且有明确著录的文物才允许流通”的规定,使得不少年代久远的青铜精品,被挡在了合法流通领域之外,以致在当下艺术品市场上罕见青铜器的身姿。而其市场价位同动辄上亿计的古代书画、瓷器相比,更显低调。青铜器的收藏,究竟是艺术品市场最后的、唯一的“大漏”,还是一个危机重重的雷区?记者为此展开调查。
     现状:海外市场交易暗流汹涌
     

     尽管有严格的法律规定,但实际上青铜器的交易从未真正停止过。因为国内和国外在管控松紧程度上存在“落差”,使得相当一部分青铜器交易由国内转向国外,从公开转入私下。
     相对于国内市场对青铜器的严格管辖,海外市场的拍卖政策显然要松动很多。“清朝末年至民国,因为社会动荡,有很多传世的青铜器流散海外;改革开放至今,一些出土的青铜器也被走私出去了。总体数量惊人,其中一些还是质量非常好的、连国内博物馆都没有的精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孙华告诉记者。“在海外,如果是1949年以前流通出去的青铜器,当然照拍不误;如果是1949年之后走私出去的,除非我们能拿出非常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出土文物,或者是被盗的,否则拍卖行也可以进行拍卖,我们也无法行使追索权。”
     孙华告诉记者,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大的青铜器藏家是一位美国人,“他收的青铜器,数量和质量超过了国内任何一家博物馆。几年前,他曾想将自己的收藏出一本图录,但后来发生了希腊向英国追索流失文物的事件,这个计划就搁置了。”
     上海知名收藏家冯毅也向记者透露,去年台湾大名鼎鼎的收藏家曹兴诚把收藏的青铜器拿出来展示,“件件是精品,但没有一件是民国之前出土的。他现在也出版了相关著录,再过一百年之后,曹兴诚的收藏不就变成"流传有序’了吗?”
     近十年,冯毅经常去欧美、日本及港澳台地区,搜寻早年流失的青铜宝贝。他告诉记者,青铜器在海外的私下交易暗潮汹涌。香港中环古董街荷里活道有一家专营青铜器的“日本陈”,老板手里有许多早年间流散海外的青铜器精品。“日本陈”告诉冯毅,目前全世界真正懂得这些精品青铜器的只有三个人,台湾的曹兴诚,比利时的“吉赛尔”,英国的“埃斯·肯纳奇”。而中国内地除了保利艺术博物馆之外,够实力、又懂得青铜器精品的私人藏家一个都没有。“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中国收藏家失去了眼前的好机会,将来可能用十亿、百亿的代价都难以买回这些国宝级的青铜艺术品。”冯毅说。
     尽管有政策的障碍,但冯毅并不认为国内藏家在青铜器领域毫无可为。“要说障碍,其实哪个年代都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不要说买卖青铜器,就是买卖钱币、书画、明清官窑都属于倒卖文物,但就有像马未都这样的人敢去买。”
     冯毅坚信流落民间的青铜器早晚会获得合法身份,和他有相同信念的人并不在少数。“这几年,中国嘉德、北京保利都在拍青铜器。在海外青铜器交易市场上,我经常会碰到上海一家大拍卖行的老板,他从几年前就开始悄悄买进青铜器了。他跟我说,青铜器市场早晚要开放,如果现在不买,将来青铜器的拍卖政策真的放开,可能连货源都没有了。青铜器的数量和古书画、陶瓷是不能比的,买少见少。”
     讨论:法律壁垒会导致“国宝”流散海外?
     

     收藏青铜器多年,冯毅有一种“置之死地”的悲壮:“我没有参与盗墓,只是尽自己所能到国外把"国宝’买回来。我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没收,就当我献给国家的礼物,也比看着这些国宝流散海外要好。”
     冯毅的做法也博得了文博界一些学者的同情和支持。“冯毅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在民间培养一群收藏青铜器的藏家,并且鼓动大的收藏家和机构去海外收购青铜器。总的来说,我认为他是有道理的,把青铜器收回来也是好事。但在目前的政策条件下,他这么做确实有违法的嫌疑,搞不好就是在收集赃物,所以我又实在不好表态。”上海一位文博专家对记者坦言。
     然而,也有不少学者对冯毅的做法持反对态度。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兼职教授王凤海坚持认为,私人藏家、或者民营企业家到海外收购文物是不值得提倡的。这种表面上“爱国”、“保护文物”的行为,客观上可能会刺激个别人铤而走险,助长盗墓、走私行为的发生。“我同时也不认同"如果中国人不买,这些东西就会被外国人收走、并且若干年后炒高价格’的假设。艺术品最终的归宿、市场都必然在它所属的民族、国家,像元青花、古陶瓷、古书画,都是中国人自己炒起来的。我倒觉得,如果中国藏家响应国家号召,不到国外去竞买,不跟着外国人起哄,说不定过几年青铜器的价格还会更低些。”
     孙华也对记者表示,目前包括青铜器在内的古董,都是国内的价格高于国外,而且海关的监管非常严格,青铜器并不那么容易外流。“目前出土的青铜器主要还是掌握在国内部分私人藏家手里,交易以一种地下买卖的方式进行。”
     而对于已经流散海外的青铜器,孙华也不担心它们的价值在未来被炒高,回归无门。“总体而言,目前海外的中国文物价格,并不是一个上涨的趋势,而是下滑、或者比较平稳的状态。而且,因为国外有比较完善的遗产税等政策,私人藏品最终都会变成国家所藏。从本质上说,青铜器是世界人民的财富,只要不是为个人所独享,只要能得到妥善保存,我觉得在哪里都没有关系。”
     孙华还说,“包括青铜器在内的文物地下交易问题,最终必须依靠制度的完善才能解决。在所有的制度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遗产税。遗产税会让大量赝品无所遁形,同时保障文物艺术品这种不好估价的资源最终变为全民所有。我相信到那时,收藏圈存在的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藏家:现在是收藏的最好时光
     

     “自古以来提起收藏,正常的排序都是"金石书画’,排在第一位的"金’指的就是青铜器。青铜器一直被看做是"国之重器’,历朝历代青铜器的收藏者绝非一般人物。可以说,收藏青铜器是一个收藏家能够达到的最高等级。”冯毅说。
     冯毅的收藏从书画起家,最近十多年把收藏的重心放在了青铜器方面。据他的观察,目前青铜器的价位极低,可说是绝佳的收藏时机。
     我们知道,目前在国际拍卖场上青铜器前三甲分别是:2007年在荷兰欧洲古董博览会上拍出1200万美元的青铜错金嵌绿松石獏尊;2001年在美国纽约佳士得艺术品拍卖会上以925万美元成交的商代青铜器“皿天全方罍”;以及2007年在美国水牛城拍出810.4万美元的商代青铜酒器方斝。“在一个明代紫檀笔筒都能拍到5千多万、齐白石画作能卖到4个多亿的市场上,青铜器居然没有一件拍卖价过亿,我认为这是不正常的。”冯毅表示。
     在青铜器中,冯毅本人格外推崇青铜镜。在他看来,纹饰细如发丝却又彰显力度与层次的战国铜镜,雄奇与秀丽相融合的两汉铜镜,圆雕与高浮雕达到极致的隋唐铜镜,都可谓工艺精湛、美妙绝伦,但青铜镜的价格同样非常“低廉”。“能拍到上千万的非常罕见,几百万就可以买到绝对的精品。”
     2010年,冯毅从全世界收藏青铜镜的第一大藏家——日本的千石维斯处,用3500万人民币购得一件唐朝海兽葡萄铜镜。在冯毅看来,其精美程度相当于《清明上河图》之于中国古书画,维纳斯之于西方雕塑。“3500万收不到《清明上河图》和维纳斯雕像,但可以买到世界上最精美的青铜镜。”
     “相形之下,5个多亿的乾隆粉彩镂空转心瓶在明清官窑里能排第几名?4个多亿的齐白石画作,在中国书画史上又有多么了不起的地位?为什么内地的藏家,宁愿花大价钱去追捧这些很"水’的艺术品,而对真正的瑰宝——青铜器视而不见?”冯毅对此表示不解。
     冯毅告诉记者,他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收藏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大千、吴湖帆、齐白石,整张的青绿山水,非常好的精品,最贵不过万把块。不同的时期,选择不同的题材进行投资非常重要。我认为,当下的青铜器,就是三十年前的古瓷和书画,就看谁有眼光捡这个"漏’了。”
     专家:许多青铜藏品都不合法
     

     上海博物馆青铜部主任周亚告诉记者,青铜器的收藏,其实从宋朝就开始了。“宋徽宗以及当时的一些士大夫都是青铜器的藏家,但一般老百姓不会收藏青铜器,这牵扯到一个财力的问题。另外,收藏青铜器需要较高的鉴赏水平和一定的知识基础。”
     我们通常所说的青铜器,是指铜锡合金。夏、商、周三代是青铜器铸造工艺最杰出的时期。这种狭义上的青铜器,汉代以前还比较多,宋代之后已比较罕见。“经过几千年的朝代更迭,社会动荡,早期出土的传世青铜器数量稀少,且大都有明确著录;而现在市面上大部分没有明确著录的青铜器,1949年之后出土的可能性比较大。按照法律,这样的青铜器是不可以流通的。正因如此,青铜器才会在国内拍卖场上几近绝迹。”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副主任、金石组组长丁孟告诉记者。“先秦的青铜器,数量有限,蕴含的文化内涵又非常丰富,保存下来很难得。国家制定相关法律是希望这部分珍贵的文物由国家来保管,而不是私人收藏。除此之外,禁止这部分文物流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打击盗墓,保护现有的墓葬遗址。”
     “前几年,还有不少拍卖公司打打"擦边球’,比如拍一些比较小的青铜立件、铜镜或者造像,但现在连这些也基本刹住了。”周亚说。
     记者调查发现,事实上,国内目前仍有一些拍卖公司在做铜镜、造像以及青铜器杂项方面的拍卖,但大都处于不声张、不宣传的“地下”状态。某家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类拍卖目前处于一种微妙的“灰色”状态:“按规定是不可以拍的,但拍卖公司会在小范围内尝试着拍一下,试探政策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正因为法律上的原因,许多藏家对青铜器收藏敬而远之。“青铜器有价值这谁都知道,但玩青铜器是个惹事儿的活,还是少碰为妙。”
     “按照现在的政策,许多青铜器藏家手里收的都可能是违法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说收藏青铜器"最好的时光’已经到来,是不太合适的。”周亚认为。
     

小编图文推荐

  • 刘恒对窦漪房是真爱吗?

  • 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 武则天一共有过几个男宠

  • 古代女子如何施展“媚道

  • 哪个国君是掉入茅厕死掉

  • 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为何没

  • 努尔哈赤为什么要杀战功

  • 杨玉环与义子安禄山洗澡

热点推荐

  • 道光帝为何不立奕訢为储

  • 文艺皇帝唐玄宗是如何选

  • 苏麻喇姑常年不洗澡的真

  • 赵合德比赵飞燕得宠原因

  • 赵合德容貌复原图曝光

  • 赵飞燕身轻如燕能作掌上

  • 宫女为什么要勒死明世宗

  • 赵飞燕赵合德倍受汉成帝

栏目一周推荐

  • 西周末代王后褒姒身世之

  • 明武宗朱厚照为何没有子

  • 杨贵妃如何帮安禄山洗澡

  • 咸丰皇帝的母亲是谁?咸

  • 古代皇帝的第一次都给了

  • 司马炎坐羊车御女怎么回

  • 皇帝的新婚之夜有什么流

  • 唐玄宗与梅妃感情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