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对酒》陆游宋词赏析 幽居初夏陆游写的目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6-09-27 13:59 | 编辑:www.ljlishi.com | 来源:论剑历史网 | 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对酒陆游

陆游是爱国诗人,也是爱酒诗人。他写过很多和酒有关的诗歌,用《对酒》为诗歌名称的就有好几篇。

《对酒》图片

《对酒》图片

对酒,不是一人在饮酒,而是和三五好友一起饮酒,一人饮酒叫做喝闷酒,不能叫做对酒。久逢知己千杯少,和知己喝酒不知不觉就喝了很多,喝酒的时候聊着天,天南地北的漫天闲谈,生活别提有多惬意。

陆游写的《对酒·闲愁如飞雪》是最为有名的。前两句写得很直白——“闲愁如飞雪,入酒即消融”。意思是闲愁轻易就散去,和知己在一起总是很开心,前面两句流传很广。美酒和知己在眼前,渐渐引出心中的情,鸟儿和柳树都是有情之物,鸟儿会想起我,柳树也想念春天。可是我到长安不过十四年,因为喝酒太多,看起来就像乡间的老翁,我的朋友们也变成老翁,长安是达官显贵集聚的地方,但是那些权贵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只关心手中的美酒,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喝得脸红耳赤是最好的。

陆游喜欢酒,也喜欢饮酒,历史曹操、李白等诗人都喜欢喝酒,酒后吐真言,喝酒后,诗人进入一个无我的创造境界。爱酒的诗人写出来的诗歌都有种豪迈和豁达,酒不仅仅是一种物质需求,还包含着诗人的梦想和理想。

陆游生活在南宋南宋已经没有北宋时期的辉煌,南宋的军事实力不是最强的,经济实力是最强的,周围小国都以抢占南宋为荣,但是朝廷上很多奸臣,他们喜欢享乐,追求暂时的安逸。南宋岌岌可危,四面环敌,生为热血男儿都想为国家收复失地做贡献,可是更多的时候是报国无门,这种苦闷只有寄托在酒杯中。

幽居初夏陆游

《幽居初夏》是陆游晚年回到家乡山阴居住时写的,字里行间虽然恬淡,却总让人觉得诗人的心意透过这山村田园的自在安然,看向支离破碎的江山。

《幽居初夏》词

《幽居初夏》词

“湖山盛处放翁家”,首句就交代了自己的大名,“湖山”二子,更是给读者勾勒出一个山水田园的轮廓,而后陆游便开始细细的描绘,一处一处的添加细节。“槐柳阴,野径,水满,草深,鹭,蛙”这些意向的填充瞬间充实了整个画卷,也使得开阔的湖山变得有层次有景深,湖边有小屋,陆游就幽居在这里,每日里与山水作伴,听蛙鸣,观鹭戏水,看花开花落,赏云卷云舒。这样的生活应该是自在清闲的,陆游也的确乐在其中,只是偶尔小憩,梦到当年的老友,如今不知道都在哪里,只有自己煮茶汤,忆过往。

再看此情此景,心境就有些变了,再记起自己主张抗金却被打压,忧国忧民却不被重用,这幽静的环境便成了枷锁一样,不过不是别人给陆游套上的枷锁,是他自己为了控制住自己那颗愤懑的心。能闲下来的是陆游的人,而不是陆游的心。湖光山色,虽然诗情画意,不过是陆游用来派遣的工具;煮茶汤,试新叶,却再没有谁会和自己相对而坐,谈论天下;梦里忽醒,四顾无人,不过是更加凸显了陆游晚年的凄凉。

一首《幽居初夏》,不知为何,我看到的不是陆游的闲适,而是他无奈的忧伤,和强忍的悲哀。

陆游被称为什么

大家都知道陆游是我们中国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也是一名著名的诗词作家,他字务关,号放翁。

陆游雕像

陆游雕像

他的一生写过很多著名的诗词。他的很多诗词直到现在还出现在我们的课本中,供后人学习和赏析着。因此后人为他起了不少称号,所以,说起陆游,想必大家也并不觉得陌生。但又有多少人知道陆游被称为什么呢?

陆游有一个很有名的称号叫“小李白”。我想看着这个称号大家应该就会联想到李白吧,大家都知道,在历史中,李白也是著名诗人。陆游会时常读一些著名诗人的诗词,吸取别人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不足,比如说李白的诗,所以他写的一些词跟李白写的词有些相似,因此陆游被称为“小李白”。

陆游还有一个很霸气的称号就是“诗圣”,因为陆游写的诗词非常的豪迈,而且各种类型的诗词他都能写出来,每一首都写的非常好,受到后人的一致赞赏,而且他还虚心的向各类诗人学习,曾经有人说他的诗词可以和杜甫的诗词媲美。所以和杜甫同称为“诗圣”。

陆游又被称为“中兴四大家族”之一。所谓四大家族,就是杨万里,范成大,尤埓四和陆游四人。他们四个人都是南宋的爱国主义诗人。所以也统称为“南宋四大家族”。

关于陆游的称号,就只有“诗圣”,“小李白”,“中兴四大家族”这三个称号,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每个称号都有它的历史来源,都足以体现陆游的才华横溢,不愧为一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

长相思陆游

陆游有一首词特别的伤感,就是《长相思》,从词的名字看这首词是采用了连章体,内容上虽然很短,但却是一首千古名词,直到现在还在远远流传,被后世人称颂。

陆游雕塑

陆游雕塑

首先,陆游《长相思》的第一句“桥如哄,水如空,一夜飘然烟雨中。”这句词的意思是家乡的桥很大,江面也非常的辽阔,一望无际,水和天相互映照着,非常美丽,而且陆游还时常乘着小船在江面划过,于是他便感叹道,是天让我称为“放翁”的,既然如此就让我放纵于山水之中吧!

小编图文推荐

  • 苏舜钦《题花山寺壁》诗

  • 苏舜钦《水调歌头·沧浪

  • 苏舜钦《淮中晚泊犊头》

  • 苏舜钦《夏意》诗词赏析

  • 苏舜钦《初晴游沧浪亭》

  • 张籍《凉州词》全诗鉴赏

  • 张籍《没蕃故人》全诗鉴

  • 张籍《猛虎行》全诗鉴赏

热点推荐

  • 张籍《牧童词》全诗鉴赏

  • 王冕的《墨萱图·其一》

  • 王冕《楚汉两城》的诗作

  • 王冕《归来》的诗作赏析

  • 温庭筠《咸阳值雨》唐诗

  • 温庭筠《弹筝人》唐诗鉴

  • 郑板桥《题画兰》的诗作

  • 郑板桥《山中雪后》的诗

栏目一周推荐

  • 张孝祥《六洲歌头·长淮

  • 《阮郎归·梅词》苏轼宋

  • 梅尧臣《东溪》古诗原文

  • 海子《四姐妹》原文与赏

  • 海子《我请求:雨》原文

  • 梅尧臣《汝坟贫女》古诗

  • 朱熹《赋水仙花》诗作赏

  • 王安石《泊船瓜洲》赏析